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命丧荒野道人借他个肉身回家看望老娘哪知又权衡

2021-04-09 12:11:03|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命丧荒野,道人借他个肉身回家看望老娘,哪知又被人给害了!

早年间,清风岭有两个年轻后生,一个名叫周武,一个叫刘顺。两人虽非亲兄弟,平素相处得却情同手足,不分彼此。

且说这日,周、刘二人做生意归来,行至半途山坳之中,忽见几个手持刀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蹿了出来。

糟糕,是恶匪!

恶匪剪径,谋财还好,一言不合,他们就会痛下辣手剁人脑瓜子。周武急叫道:顺弟,快跑!

论年龄,刘顺稍小,周武年长他半岁,称兄。刘顺亦惊得心颤,撒腿就逃。跑着跑着,脚下失准,噗通,绊上野藤摔了个前趴。

而此刻,恶匪搭弩疾射,情形万般凶险。可周武还是强收住脚,攥住刘顺的手腕硬生生拽了起来:别怕,我护着你。救命啊

边跑边呼救,当二人跌跌撞撞奔出山坳时,那几个恶匪没再追,打声唿哨,悻悻撤了。周武正欲坐地歇息,顷刻又骇得目瞪口呆。

谁能相信,被他拼力拖拽出来的,只是个影影绰绰的影子,刘顺的身子没了!

我的身子呢?为何会这样?!

两人正自惊愕,不明就里,恰好一个于附近道观修行的道人经过,道声无量寿福说出了原委:刘顺已中恶匪利箭,肉体仆地,被周武拽出的只是他的魂魄。如无寄身之处,很快就将消散无形。

不,我不能死,我家中还有老娘等我伺候呢!刘顺从惊恐中一醒过神,便掉头去寻肉身。

功夫不大,肉身还真找到了,但已被恶匪给乱刀毁了容,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刘顺见状,止不住嚎啕悲哭,说后天便是老娘寿辰,恨此生不能再好生给娘尽一回孝,亦不能给娘安顿好日后生计。而周武也非常熟谙刘家情况:寡母怪疾缠身,家境拮据。刘顺做生意赚的钱大都给老娘买了药,以致连娶亲聘礼都凑不齐。身为人子,这般孝顺,实该让他再回家看老娘最后一眼。

心念及此,周武看向道人:道长,求你成全,就让顺弟再回家陪老娘过个生日吧。

道人思忖半晌,叹说只有一法:借肉身。即让刘顺之魂魄暂借周武之身,以周武之名,回乡去看刘顺的娘;而周武之魂可暂栖于刘顺被毁面的皮囊内,等他安顿好老娘,再回返替换便可。

武哥,你能帮我吗?刘顺哭道。

周武毫不犹豫地点了头:我们情同兄弟,这个忙,我帮!

就这样,在道人相助下,两人依法做了替换。刘顺暂用周武的身子,匆匆回了清风岭。哪知甫一回家,一切竟都变了样。

大武,我家顺呢?刘顺老娘问。

大娘,顺弟死了,给恶匪害了。听清楚,刘顺叫的是大娘,不是娘,而他的回话也如晴空霹雳般震懵了娘。

喊来几个本家,又安慰一番老娘,刘顺却忙不迭奔去了周武家。周武家境优裕,且已订亲。此次回来,便会迎娶美娇娘。

中国希望与世界一道 武哥啊武哥,谢谢你这副好皮囊。别说兄弟不义,我会好好疼惜你的美娇娘的。哈哈,你就在深山老林里做你的刘顺吧!

长话短说。

两日后,刘顺并未去给老娘过寿,而是忙活起了成亲事宜。

又过两日,刘顺穿戴一新,骑上高头大马,一顶大花轿就将周武的新娘迎娶出了娘家门。

不,从今儿个起,洞房一入,就是我刘顺的新娘了。刘顺正美滋滋地想着,走着,突然,随着一阵急促唿哨声起,那队恶匪又鬼魅般杀了出来。

俗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刘顺吃过恶匪的亏,至今还胆突着呢,当即打马便跑。可没逃出多远,一支弩箭飞射而来,噗,没入了他的后心。众轿夫见新郎死于非命,亦纷纷抱头,溜之大吉。

而现场,很快只剩了一顶花轿和花轿里的新娘。

抢了她,带回做压寨夫人。为首恶匪得意蹿来,正欲抓人,一块碗口大的石头忽地落上了他的后脑勺。

是新郎。新郎竟又活了!

与此同时,一个道人手持拂尘,左劈右扫,转瞬便将恶匪打得哭爹喊娘,鼠窜而逃。

福生无量天尊。道人拂尘一撩,似缠了个影子,唱声喏隐入了山林,人心海里沙,经事方知真假;贪邪不可渡,正念终得造化。无量寿福。

各位看官,想必你已看出,道人带走的,是刘顺的魂魄;周武又归了原身原位,新娘还是他的新娘。听说后来,周武还不计前嫌,把曾经的兄弟刘顺的老娘接回自家,好生奉养,直至终老。

而这,恰应了那道人的唱喏:人心海里沙,经事知真假;贪邪不可渡,正念得造化。

南通医院妇科
广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
南昌医院妇科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