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仙狱战神第一百二十七章妖怪一般的学生营养

2021-01-15 03:15:1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仙狱战神 第一百二十七章妖怪一般的学生

听了这话,陈芸一愣,因为这话她曾经听陆琪说过,所以并不陌生,只是当初没往心里去,但是现在再听的话感觉却又不同。

上一次陆琪说这句尸体被抬到双剑王清真寺(Shah-e do Shamshera mosque)附近的喀布尔河边焚烧话时,还是在传道堂中,众人质疑姚乐天有没有资格参加内门精英弟子选拔,当时几乎所有人都抱以怀疑态度,就连她都觉得不可能。当时只有陆琪对姚乐天充满信心,为了驳斥其他人,她就说出了这番话。

结果正如陆琪所料,姚乐天完成了历代内门弟子都无法完成的壮举,进入不到半年之后,他就成为了内门精英弟子并得到了参加天卫选拔的名额。

现在呢,当所有人都在质疑和耻笑姚乐天白日做梦时,他会不会再次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梦想呢?

如果是以前,陈芸一定会说绝不可能。但是此时此刻,当见识过姚乐天一次次将不可能变成可能之后,她虽然嘴里不承认,但是心里却觉得姚乐天说不定真的能够做到。

“你懂炼器吗?”

“你懂阵法吗?”

“你有材料吗?”

“你有灵石吗?”

……

就在姚乐天和陈芸用灵识交流时,其他的精英弟子见他不吭气,以为他底气不足,越发没完没了的追问。尤其是炼器堂和阵法堂的两个精英弟子,更是满脸的鄙视。

对于他们来说,姚乐天是否实力强大并没什么意义。因此对姚乐天这个新鲜出炉的战堂精英弟子之首并没有太多的畏惧,在他们看来,姚乐天说出这番话来纯粹是自大无知的表现,同时更是对自己的轻蔑。

要是随便一个战堂的人都能够独自炼制出云舟来,那岂不是越发显得他们炼器堂和阵法堂没用?

要知道,就至仙派的这艘云舟也并不是自行炼制而成的,而是在云天城请人炼制的,两个堂唯一能够做的只是后期的一些维护和保养,甚至于大的维修他们都做不来,因此每当乘坐云舟时,最受刺激的其实就是炼器堂和阵法堂的人,连个云舟都炼制不出来,实在是个相当的耻辱。

现在姚乐天说出要自己炼制一艘的话,怎能不让这俩人跟被踩了尾巴一样的跳起来。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和鄙视呀,要是不狠狠的打压一下他的气焰,那以后炼器堂和阵法堂的脸面何在?

姚乐天也没想到这两人怎么会这么激动,不过听了他们一叠声的质问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似乎说的的确有点大了。

云舟这样的法宝不同于一般单人用的法宝,其涉及到的方面相当多,说白了就是科技含量很高,就跟以前地球上的汽车、轮船或者飞机似的,看起来没什么,但是每一部分都牵扯到了许多的东西。

他想独自炼制就跟一个人要建造大飞机一样,怎么听都有些在说梦话的味道,也难怪众人会冷嘲热讽。

不过姚乐天却并不会因此而放弃这个想法,这里终究不是地球,而是有着无限可能的修真界,虽说炼制云舟对他来说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却也绝对不比修仙还难。

既然姚乐天都有恒心有毅力修炼成仙,炼制个云舟又算的了什么?

何况他并没有悲观的只看到其中的困难,更多的还是乐观的看到了其中的收益,不仅仅是自己可以得到一个亲手炼制的云舟,更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自己可以更加的了解炼器和阵法等涉及的领域。

对于姚乐天来说,这比什么都珍贵。

“既然你们觉得不可能,那么就拭目以待吧。”姚乐天再懒得跟这些人做无谓的争论,扔下一句话后继续低头研究云舟上的阵法。哪怕是无法尽数看透阵法,学习一下掩盖其上的禁制也好呀。只要能有所收获有所长进,怎么也比把时间浪费在争吵上强的多。

对于姚乐天这样的态度,炼器堂和阵法堂的那两个精英弟子虽然请以上市公司披露信息为准。)很不爽,有种挥起拳头却打在空气中的感觉,但是俩人却也不敢真的没完没了的找姚乐天的麻烦。

毕竟经过了闯战堂的事情后,姚乐天的凶名在至仙派内门中绝对是尽人皆知。连秦峰他都敢生生打废,谁敢保证他会对其他人手下留情。

“呵呵,这小子倒是挺有意思的。”陈莹洛一直冷眼旁观,此时喧闹过后她才用灵识跟陈芸聊起来。

虽然云舟之内并不拥挤,但是想要说悄悄话却也很难,想要不被不被其他人听到聊天的内容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灵识交流。

“哼,总是想着不切实际的事情,也不知道我师妹看上他哪一点的。”陈芸冷哼一声,很是不赞同陈莹洛的话,但是随后又道:“你不是对阵法也有些研究嘛,横竖闲着无事,倒不如指点他一番。”

“呦呦呦,你干嘛不指点呀?你在阵法上的水平好像也不差吧。”陈莹洛撇撇嘴道:“我跟这小子可不熟,而且他当初可是让我差点就下不来台,现在让我教他,你到底是哪头的?”

“我当然是你这头的。”陈芸道:“我听说他可是有一道很了不得的符箓,要是你跟他熟了,说不定他就会送给你的,姚乐天虽然混蛋了一点,但是对朋友还是相当好的。”

“真的?”一听有符箓,陈莹洛顿时眼睛放光。

“当然。”陈芸点点头。

“哼,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教教他吧,你太狡猾了,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这样诱惑人,简直就是重色轻友。”陈莹洛道。

“少胡说八道。”陈芸横了她一眼,道:“再得了便宜卖乖的话,哼哼哼……”

“得,得,我怕你了还不行吗?”陈莹洛最终服软,开始主动找话题跟姚乐天聊起了阵法。

看着姚乐天跟陈莹洛有说有笑,其他的精英弟子们一个个心里更是不爽到了极点。

至仙派的内门中女弟子本来就少,出类拔萃的就更是不多见了,像是陈芸和陈莹洛绝对是女神级一般的人物,不知道是多少内门弟子梦寐已久的对象。

此时见到这两位美女都跟姚乐天关系不错,尤其是陈莹洛更是悉心教导姚乐天阵法,哪一个不心里泛酸,同时又一阵郁闷,早知道这样就能够跟女神搭上话,刚才我也那么说,不就是吹牛嘛,谁不会呀,现在可好,被姚乐天给捡了便宜,失策呀!

不管别人心里怎么想,姚乐天却是乐在其中。

其实无论是阵法还是炼器,他都不是不懂。当初刑戮天虽说烙印在他脑海中的知识以丹经为主,但是修炼时有可能会用到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没有像是丹经这么体统和详细罢了。

就像是符箓一样,阵法和炼器的知识他这里也有,并且都是精华中的精华。随便一丁点内容都绝对让人眼红无比。

但是由于太精华太高深,姚乐天想要一下子将其吃透反倒不容易,因为他的基础实在是太差,就像是目不识丁的人就算是满脑子的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也未必能够知道其中的意思一样。

而陈莹洛所讲的内容虽然并不是特别的高深,却像是给了他一把梯子,让他可以更轻松的了解、消化和吸收刑戮天给他留下的东西,这无异于是帮了姚乐天大忙,因此虽然前往云天城的旅途很是枯燥,不过他却是相当高兴,每天都沉浸在学习和提高的乐趣中。

只可惜对于陈莹洛来说却并不快乐,甚至是痛苦。

“芸芸,咱俩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帮我代两天课,算我求求你了行不行?”陈莹可怜巴巴地看着陈芸,目光中满是哀求。

“不行。”陈芸直接拒绝道:“有你这样当老师的吗?这才教了几天呀,你就想要偷懒,太不负了吧。”

“你不能见死不救呀。”陈莹洛愁眉苦脸地道:“就算没有我这样的老师,可也没有姚乐天那样的学生吧?”

“怎么了?”陈芸忍着笑问道。

“他简直就是个妖怪,虽说我在阵法上的造诣不是特别高吧,但是好歹也学了不少年,我本以为教他些日子还是没有问题的,可谁知道这才不到五天,我教他的他都会了,但是他问我的问题我却答不上来,太打击人了,这么下去我这个当师姐的在他面前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说到这,陈莹洛像是下了个重大决心似的道:“不行“对我们来说,我决定了,坚决不去教她了,谁愿去谁去,反正我是不去了。”

“你可真够笨的。”陈芸瞪了她一眼道:“你教不了不会让某些自以为高明的家伙去教吗?到时候这个人情还算是你的,多好?”

“芸芸,我发现你变得狡猾了,肯定是受了姚乐天的影响,不过倒是个好办法。”陈莹洛看了一眼阵法堂的那个名叫孙平精英弟子,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当陈莹洛找上孙平请他帮忙时,他起初是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以至于哪怕是听到陈莹洛是想要请他帮忙教导姚乐天阵法,他也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满口答应下来。

陈莹洛看着他自信满满的去找姚乐天的样子,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确是他被打击的想要抹脖子自杀的可怜相。

“芸芸,你觉得孙平能够坚持几天?”

“不知道,也许会比你多几天吧。毕竟他身为阵法堂的精英弟子也是有点真材实料的,我听说阵法堂有人说他已经是八品阵法师,在阵法上的水平已经超过了不少一般的执事。”

“话可别说得这么早,据我对姚乐天这个妖怪的了解,孙平用不了三天肯定得哭着离开。”

“洛洛,你很了解姚乐天吗?”

……

结果一如陈莹洛所料,原本趾高气昂的端着老师的架子去指点姚乐天的孙平坚持了没有三天就彻底的崩溃了。

巴彦淖尔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成都治疗早泄
沈阳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