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何建明身边又倒一棵大树泪别何西来老师永恒

2021-05-05 11:22:41|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此外 今天 12月11日。我格外尊敬的何西来老师将彻底与我们告别。这让我格外情不自禁地流泪……

在通往八宝山的这条路上,尽管已不止几次历经送别,但我的心似乎深感这一次的尤为难受。西来先生的去世,就像一棵大树在我身边蓦然倒下……

在当代的北京城文坛,人称有“三何”:西来老师、镇邦老师,还有我。他们二位都是我在九十年代初就有幸结识了的文坛“大树”、著名文学理论家。由于工作关系,我与何西来老师见面更多一些,甚至一周要碰几次面。西来老师对我很好,真正的“何家近亲关系”。早在九十年代初,我从部队转业到一家文学杂志当主编时西来老师就经常帮助我、关心我、支持我,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仍在帮助和支持我的工作……他是我最尊敬的老师、老大哥、挚友。无论我喜临好事还是遭遇坎坷,他从来不会动摇对我的信任和鼓励。我的每一部作品,他与炳银先生等一样,总是给予充分的肯定和支持,而且是出于最真诚的个人感情和对报告文学的感情。因为这种支持和帮助,才使我们有了毫无距离的友情,甚至比亲戚还要亲近的关系。

西来老师最让我敬佩的首先是他的才情,他的大脑就像一部超能量的储存器 五千年中国文明史和历代诗篇,他能出口便来,滔滔不绝。他说话中气十足、气壮山河,总能成为压轴的顶梁柱。有他的出现和评价,文学评论尤其现场论述总是格外精彩。我常常觉得他是座没有几个人超越的学问高峰,确实也没有几个人超过他!

这两年他担任我主持的国家文化工程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记》丛书的文史专家组组长。西来老师认真和负的态度,使得这套大型丛书工程得以顺利进行。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我对他存有依赖。

我痛恸!我哭泣!

我们的报告文学事业和丛书工程尚在进行之中,我们还需要您呀!西来老师您就这样突然离我们而去了……

更让我遗憾的是在他重病期间,一直想去医院看他。可每一次准备去时,他总是嘱家人传话:“建明你太忙,医院里会有传染,别来了,我快好了。”一次又一次的回话,我也真是信了。就在我开完第三次《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记》丛书创作会,准备去看望他的时候,8号早上我得到了西来老师突然病逝的噩耗……我几乎无法接受,但又必须接受!那感觉就像看到一棵参天大树轰然倒下!

我尊敬的西来老师您不该早早的就走了,您平时身体一直那么高大、壮实,怎会一下子就被病魔夺去了强健的生命呢?!像您这样极少有的智者怎会说走就走了呢?!您为什么不能像别人一样也活到九十岁、一百岁呢?!而西来老师您才刚刚七十多岁……

当代中国文学,没有了西来老师,就像少了一腔高亢的战歌;少了西来老师,中国的报告文学理论界的声音变得单调许多……

呜呼 西来老师,我该如何为您送行?我该如何将您未尽事业进行到底?

您听见了吗?西来老师

2014年12月11日上午

(实习:白俊贤)

承德白癜风医院排名
丽水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乌鲁木齐好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